秋雨微凉~

走过路过,没想错过

沙海驼铃:

醉卧寒林:

《草原晨曦》

七月的马蹄溅起飞花
烈性的风,学会了沉默
马头琴,撕开破晓的云层
阳光,洒落在柔嫩的草尖
迷离的草原,是灵魂栖息的天堂 

告别陈年落叶的忧伤
流浪的我,悄悄附上季节的耳边,
忘却岁月无情的雕刻
马群、炊烟、忧郁的河流
哪里不是生命的故土

重逢,没有惊喜
离别,忘记了忧伤
来处来、去处去
轮回也罢、沉沦也行
你我,只是草原上一枝孤独的胡杨

【内蒙希拉穆仁草原晨光六章。随志随咏】    

落花生:

 秋末的黄昏来得总是很快,还没等山野上被日光蒸发起的水气消散,太阳就落进了西山。

杰PHOTO:

灯系列1:摄于和平饭店

老妻配文:艺术随处可见,情调却很奢侈。百年雅韵贵气做底的暖黄色,弥散开,触手可及昔日的杯觥交错,衣香鬓影,浓浓的怀旧;熏染着,耳畔萦绕昨日的呢喃细语,琴声如梦,低调的精致。逝水流年,繁华殆尽,唯有情调静静地沉淀....当艺术与之邂逅,也会泛起柔泽微晕,不熠熠,却迷人.....

醉卧寒林:

《江心洲落霞》

30年突围,
我到江心洲安了个家
朝霞暮雨,
静听岁月流转

沿着大江的合页
江水北离南聚,
激越的浪花追逐
荡涤着沧桑变迁

新植的香樟旁躺着剌槐的枯枝
嫩绿的草坪上冒出野油菜的新黄
宠物群里间或闯入一条茫然的流浪狗
守望自由无论新乡故土

一只蚕伏在桑叶上,那是它的祖国
在江南潮润的天空下
我背负青天
种植属于自己和子孙的未来

煮一壶茶、焚一炉香
我常常凝眸注视江岸那变幻的落霞
悠远的汽笛穿越心房
刹那就将我幻化成李白

改编一首现成的歌谣
《我的家在江心洲上》
这里有我亲爱的梦想
还有那青丝白发的徜徉。。。

【南京江心洲,随意数章,随咏以志】    

Lost Penguin:

醉卧寒林:

《藏寨,那一瞥》

明暗,诠释不了初心与现实,
光影,投射着尘俗与空冥;
考问来世今生,
弹指春秋,
谁是你的执着?
谁是你的坚守?
浮沉之间,
苍茫依然。

【成都藏寨小品数章,映射心灵,追问未来】

英语魔:

世界上任何事情都能用

“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来回答

一直无人破解。

直到有一天,神回复出现了:我和你媳妇好上了。

醉卧寒林:

《生而既玄,悟又何益》

人言西方有菩提,接踵摩肩逐玄虚;
何如常试心中镜?勿使净土蒙尘墟。

俯仰天地人为基,无愧百岁复何惧?
四时弹指听沧桑,浮沉无非一台戏。

【四川青城山旧片数章,暑时重拾以志心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