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微凉~

走过路过,没想错过

沙海驼铃:

醉卧寒林:

《博斯普魯士的初戀》 

走到歐羅巴的盡頭,
亞細安的海風撩起我的袍擺,
感受蔚藍色的眼眸,
我把你的風情攬進胸懷。

一灣淺淺的海峽,
分割著兩塊不同的綠洲,
曾經的鐵馬冰河,
幻化成迷離的煙,閃爍的波,和靜謐的恩仇。

踩著先祖的足跡,
我在你的膝上逗留,
沒有成群的商隊,
我的絲綢和瓷器早已遍布全球。

彎下苗頭的腰肢,
只想親吻你俏皮的清流,
無論日升月恒、甘甜苦澀,
你始終是我一生的遷就。

——博斯普魯士,藍色的夢,純潔的初戀。

【博斯普魯士海峽晨夕風光數章,僅志懷想】

醉卧寒林:

《怡情黄龙岘》

仲秋西風緊,聊作郷野行,
遠山隐蒼翠,近水透新韵。

随意徽商道,漫吟動古津,
班荆俱手足,絮语皆温情。

茶缘檐口老,潭影空俗塵,
但求餘生裏,遠近亦相親。

【戊戌国庆,兄嫂及表姐全家来宁盘桓三日,再临黄龙岘,叹浮生日暮,真情弥厚,興之所致,聊取数章以志】

林 海·Laofato·Ark:

盐湖之心

初见柴达木,蓝调时刻银河渐起,周围的盐地在天边最后一缕光的照耀下,宛若雪地一般纯净。


醉卧寒林:

《姑苏仲秋》

为谁勤,为谁忙。
一窗书灯一窗霜,
枕河人家无朝暮,
画里吴歌日月长。

红尘酒醉说弛张,
落木萧萧听炎凉;
只道软语多情愫,
孤舟放楫亦断肠。

【戊戌仲秋,差旅姑苏,偶拾数章,聊吟一曲,以志乱绪】

Lost Penguin:

云朵@家园:

醉卧寒林:

《十月怀绪》

风清露白日微曦,持鳌赏菊桂香奇,
夜凉似水轻罗薄,征人万里且加衣。

沧桑远、西山近,弹指千寻凭浮沉,
且由红尘扰众生,但憩东篱读古经。

【九月已矣,十月又临,世事沧桑,何必挂怀,日月随心、风雨无意,但得心安,便是微曦。泉城差旅,晨练千佛山广场,随意数章,恭祝师友十月安乐,收获满满!】

Lost Penguin:

经典收藏馆:

丁海笑:

D64
十四岁时候我写下:“我想去萨拉热窝看海,我不晓得那里有海没有……“现在我到了萨拉热窝,才明白我为什么想到这里,我才刚到这里一天,就不想离开了。 (图片in莫斯塔尔)

沙海驼铃:

醉卧寒林:

《塞纳河的秋天》

你是浪漫血管里流淌的优雅,
迷醉着八方涌来的温情;
你是千年风流熏醉的唇红,
温柔着圣母的怀抱,
和亚历山大大桥
皇族的威仪。

法国大革命的余韵,
早已尘绝了回响,
香榭丽舍大道的晨光,
埋葬着英雄的灵魂,
噢上帝,
我不相信我的眼睛,
那曾经的不朽,
为什么终究归于尘埃?

温馨的阳光点染了沿岸的斑斓,
澄澈的清流承载着厚重的梦呓;
在巴黎最好的季节,
我只想陪着独一无二的你,
煮一壶塞纳河水
品茗,聊天,发呆,
然后把深情而浑浊的目光,
投向属于你的未来。

凯旋门前已没有英雄留下的足迹,
玛丽皇后香消玉陨的断头台,
成了如蚁游人饭后的谈资,
与桥头的雕塑合个影吧,
无论沧桑,无论未来,
明天,我也是塞纳河边不朽的经典。

【巴黎旧片数章,权为纪念,也复心语,为深秋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