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微凉~

走过路过,没想错过

红塵雨PHOTO:

云朵@家园:

醉卧寒林:

《初冬隨憩》

歸山深淺去,須盡丘壑美。
莫學武陵人,暫游桃源里。

【戊戌初冬,隨意石城東郊,漫拾靈谷小景數章,借唐代裴迪五絕一闕聊志心緒】


醉卧寒林:

《隨意春秋》

寒來暑往去復休,一風吹尽石城秋。
此生無意悲秋客,獨坐晚山相对愁。

【戊戌初冬,序屬小雪;歲末既近,華發又生;回首茫然,百結千回;徘徊東郊,思緒紛亂。彈指半百,不過春秋。是為志】

沙海驼铃:

经典收藏馆:

遛弯儿:

高山上的古村——木梨硔
        介绍一下木梨硔(大沟深谷之意,hong二声):木梨硔村,始建于明万历十五年,全村人口160多人,因"环姓"家族犯案迁逃于此,改姓詹。村民自给自足,繁衍至今。木梨硔村海拔一千米以上,生态绝佳,地形独特,三面悬空,徽风浓郁,被誉为“黄山最美的高山村落”。同时,木梨硔村也是黄山市百佳摄影点之一,云海景观为主,吸引了一大批摄影爱好者前来拍摄采风。
         木梨硔村日出时分有两个拍摄点,一拍日出,一拍云海。由于时间有限,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只能先拍摄云海,留有余味下次品尝。有些小的花絮也很有趣:七点日出,清晨五点赶到山上抢占机位,本来信心满满,结果却大跌眼镜,所有好的机位都被占了,因为有人夜里两点就来了。虽然没有占到好的机位,但拍摄到云海还是令人心情愉悦的。
         还有,木梨硔山上的土鸡很好吃……

沙海驼铃:

经典收藏馆:

不跑调儿:

生活

黄山市休宁县祖源村,大山深处的一座古村,一对老夫妇,吃完午饭后,坐在自家门口的石阶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默默地注视着来往的游客。这就是他们一天的生活,或许是他们一辈子的生活。

Lost Penguin:

醉卧寒林:

《雨后东郊》

半坡暖陽半坡阴,半山流泉半嶙峋;
半世懵懂半世清,半是老童半狂僧。

《戊戌暮秋,有幸于南京中山陵5号培训,随撷数章以志》

Andy:

风景之所以被称作风景,是因为从那个角度看都很美。

自然:

ValLys:

「 雅拉之镜 」

雅拉雪山下的迷你湖泊 --- 噶娜措

    p1:湖边视角

    p2:山坡视角

四川甘孜 · 塔公草原

沙海驼铃:

云朵@家园:

红塵雨PHOTO:

摄影师陶羽:

布鲁日:in Bruges, in a dream.

 @LOFTER摄影   @一起旅行 

位于比利时西北角的布鲁日(Bruges),是一座古老而美丽的水城。“Bruges”是很多桥的意思,这座城市的名字就来源于密集河道上一座座别致的石拱桥。布鲁日有着悠久的历史,它起源于公元一世纪建立的军事要塞,十二至十五世纪是欧洲重要的商业中心,后来航运经济衰落,又于二十世纪重新兴起了工商业和旅游业。如今的布鲁日市区内水巷交错、烟柳画桥,古式房舍鳞次栉比,被称为“北方的威尼斯”,这里的建筑其实不像威尼斯那样陈旧,所以要叫作“南方的阿姆斯特丹”也是合适的。布鲁日的老城中心可以看到中世纪的广场、皇宫、教堂、医院和邮政大楼,其余的沿河小阁楼则大多于十九世纪仿照中世纪样式维修或补建。布鲁日的夏天,游客络绎不绝,不少人甚至会评价这里人满为患,其实只要不是旅游旺季(我们到这里时是四月中旬),布鲁日小城是相当安静惬意的。最后引用《In Bruges》里的一句台词来表达人们初到布鲁日的感受:I know I'm awake but it feels like I'm in a dream.

林 海·Laofato·Ark:

越人语山语

江南的十一月总是烟雨朦胧的。摄于秋天的指南村,临安脚下的一个千年古村落,周围被群山环抱,村前有一方占地十五亩的天池,附近散布着梯田。村庄里有一棵古银杏很漂亮,倘若晴天来时,斑驳的光影应是更加招徕游人。

醉卧寒林:

《岁暮随咏》

浑浑噩噩一岁终,不觉严霜与春风;
空怀壮心叹日暮,一腔爱恨随水东。

【南京灵谷寺小品五枚,涂鸦数语以志岁暮心绪。随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