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微凉~

走过路过,没想错过

醉卧寒林:

《井冈莲》

如莲初心谁与同,植根原在淤泥中;
沧桑浮沉终不改,质本洁来仍洁从。

【己亥荷月,适游井冈山荷花乡大仓,感受如莲初心,随咏数语以志】

澍先生:

藏区的城,大多围绕寺庙而建。江孜古城,古老民居围绕着的是白居寺,日落时分,寺庙中的万佛塔显得格外神圣,夏日的阳光与雨水滋养着这片高原。另外,图1和图2,同一位置,谁好?

醉卧寒林:

《马克思是个九零后》  

  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在政治课
  学了他的思想,只是为了及格
  本打算过了就算,书再也不念
  后来翻开却发现并不讨厌
  人生总是充满意外

  有一天我看到他的厉害
  看到我的信仰别再问why
  别再看magazine(杂志)我在看马克思
  我出生在1990s,
  我就是你的Bruno Mars(布洛诺马尔斯)
  但你是我的维纳斯(Venus),

  我亲爱的马克思(Marx)
  统治者说着乌托邦却不知自由该怎么写
  你站出来说无产阶级的力量永远正不畏邪
  不为了权不为了钱
  但是为了信仰我们一往无前
  (前进进 前进进)
  Cause we both won’t give up till we die

  像叶孤舟行在山丘
  那样的为真理争斗
  像他一样嫉恶如仇
  像他一样不屑权谋
  为了别人牺牲自己不会容易
  总有些人会觉得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 不会容易
  但世界可能已经ready
  马克思已经不是 plan B
  (Be mine)决定可以当他的小弟
  虽然已经有了至少14亿
  You’re gonna listen to me
  九零后从此以后你知道
  we both won’t give up till we die
  and this song will never die

  像叶孤舟行在山丘
  那样的为真理争斗
  像他一样嫉恶如仇
  像他一样不屑权谋
  马克思是个九零后

http://www.iqiyi.com/w_19rt3rjbb1.html

【井冈山小品拾零,一切似乎无须赘述,转引一首网红歌曲《马克思是个九零后》歌词配文,是志】

zhaolixiangm31:

摄影师陶羽:

迪南:It's yesterday once more.


在比利时的东南方有一座遗世独立的桃花源,它叫迪南(Dinant)。这里山路起伏,屋舍俨然,有溪涧美池杨柳之属,阡陌通达,往来无人。一条默兹河(Meuse)蜿蜒连通整个城市,两岸是宽阔的步行街道和餐厅店铺,街道背靠山崖,山顶还有几座城堡和酒庄。中世纪时期,迪南曾是富庶的铜器产地和加工中心,因为处在悬崖和河谷之间独特的地理位置,后来经常被卷入战争冲突之中。经历漫长岁月,迪南一直维持了非常低的人口数量。迪南还是萨克斯风的发源地。虽然有人质疑萨克斯风的发明者(Adolphe Sax)生在迪南成长在巴黎,但是萨克斯本人的家族却是一直在迪南从事乐器制造,迪南也为萨克斯风的国际化推广做出了重要贡献。迪南虽偏居一隅,却有着丰富的历史底蕴和文化遗产。离开迪南已有半年,如今重新整理照片,又回想起那个夜晚倒映在默兹河平静水面上的点点灯光,还有河畔熟悉的萨克斯风旋律:All my best memories come back clearly to me. Some can even make me cry, just like before. It's yesterday once more.

醉卧寒林:

《井冈拾零》

龙潭飞瀑,
幻化成你阿娜的身影;
满坡翠竹,
坚韧着你不屈的根系,
沧桑百年,波诡云谲,
历经劫难,浴火再生,
谁能想像,
这方静谧安祥,
是血雨凝结的珠泪。

【春暮夏初,井冈山、龙潭、茅坪、大仓撷英】        

醉卧寒林:

《再上井冈山》

五指擎天一井冈,无限险峰在黄洋;
三湾定鼎铸军魂,一法重写新地疆。
八角楼头传星火,赤旗燎原达三江;
弹指九旬沧桑去,砥柱中流看脊梁。

【春暮夏初,三上井冈山,再读沧桑岁月,随撷图片数章以志】    

灵感视窗:

摄影师陶羽:

欧登塞:童话诞生的地方


欧登塞(Odense)是丹麦第三大城市,也是我在丹麦最喜欢的一个城市。表面上,市中心依旧是标准的欧洲老城区配置:广场、市政厅、教堂、剧院、老房子,略显平淡。实际上却是非常热闹有趣。欧登塞市中心的热闹不是那种游客多的热闹,游客和当地人走在街头是能分辨出来的,这里有一种家家户户在茶余饭后都出来聚在广场上聊天的气氛。市中心有很多音乐演奏,有的还用了高分贝扩音器,走出几条街道才感觉声音渐小,但是很快就又有其他演奏声加了进来。当时下午看到市政厅外面在搭有布光的舞台,晚上回来路过,就席地而坐看了一会儿,听起来像是黑金音乐的表演(图七)。除了市政厅这里,路上还遇到一处人特别多的地方,观察了一下发现也是某公园音乐会。一连两天在欧登塞市中心听到各种音乐演奏,就特意上网查了一下确定当天当周当月都不是什么音乐节,看来音乐发烧算是欧登塞的一个特色吧。走出中心城区,外围则更具北欧风情,简约又有设计感的现代建筑搭配着高对比的纯色调(图一、三、四),行人变得极少,径直穿过宽阔的马路,耳边只有风声和鸟鸣(图二、六)。再说到吃的,丹麦的食物没有什么特别的推荐,不过吃饭的去处有个推荐,经实践,特别发现丹麦每个城市都有一两处“街边大排档”,在欧登塞我们也按照惯例google了odense street food,只有一家,叫Storm Pakhus,是这次去的几个城市里最好的一家大排档(图八),里面有各国特色小吃,价格也相对便宜。位置在刚出市中心,中央火车站的北边一点。此外,欧登塞往南三十多公里还有一处庄园城堡叫恩斯戈夫(Egeskov)。它是欧洲保护最好的岛上城堡之一,除了城堡内大量的壁画、文物收藏,外围还有精美的园艺和娱乐设施,非常适合亲子游,庄园里有汽车博物馆、露天迷宫、高空索道、还有在花园里挡路的孔雀,可以让孩子高高兴兴玩上一整天。欧登塞是安徒生的故乡。安徒生故居所在的那个街区,后来经过重建依然保持着十九世纪初的样子,现在多了纪念品商店、博物馆,还多了络绎不绝的各国游客。来到欧登塞,也是为了看看这个童话诞生的地方。

醉卧寒林:

《梅雨时节》

云收雨过波添,
楼高水冷瓜甜,
绿树荫浓朱檐。
湘帘半卷,
佳人慢摇罗扇。

【梅雨时节,南京万达广场街景数章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