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微凉~

走过路过,没想错过

zhaolixiangm31:

摄影师陶羽:

迪南:It's yesterday once more.


在比利时的东南方有一座遗世独立的桃花源,它叫迪南(Dinant)。这里山路起伏,屋舍俨然,有溪涧美池杨柳之属,阡陌通达,往来无人。一条默兹河(Meuse)蜿蜒连通整个城市,两岸是宽阔的步行街道和餐厅店铺,街道背靠山崖,山顶还有几座城堡和酒庄。中世纪时期,迪南曾是富庶的铜器产地和加工中心,因为处在悬崖和河谷之间独特的地理位置,后来经常被卷入战争冲突之中。经历漫长岁月,迪南一直维持了非常低的人口数量。迪南还是萨克斯风的发源地。虽然有人质疑萨克斯风的发明者(Adolphe Sax)生在迪南成长在巴黎,但是萨克斯本人的家族却是一直在迪南从事乐器制造,迪南也为萨克斯风的国际化推广做出了重要贡献。迪南虽偏居一隅,却有着丰富的历史底蕴和文化遗产。离开迪南已有半年,如今重新整理照片,又回想起那个夜晚倒映在默兹河平静水面上的点点灯光,还有河畔熟悉的萨克斯风旋律:All my best memories come back clearly to me. Some can even make me cry, just like before. It's yesterday once more.

灵感视窗:

摄影师陶羽:

欧登塞:童话诞生的地方


欧登塞(Odense)是丹麦第三大城市,也是我在丹麦最喜欢的一个城市。表面上,市中心依旧是标准的欧洲老城区配置:广场、市政厅、教堂、剧院、老房子,略显平淡。实际上却是非常热闹有趣。欧登塞市中心的热闹不是那种游客多的热闹,游客和当地人走在街头是能分辨出来的,这里有一种家家户户在茶余饭后都出来聚在广场上聊天的气氛。市中心有很多音乐演奏,有的还用了高分贝扩音器,走出几条街道才感觉声音渐小,但是很快就又有其他演奏声加了进来。当时下午看到市政厅外面在搭有布光的舞台,晚上回来路过,就席地而坐看了一会儿,听起来像是黑金音乐的表演(图七)。除了市政厅这里,路上还遇到一处人特别多的地方,观察了一下发现也是某公园音乐会。一连两天在欧登塞市中心听到各种音乐演奏,就特意上网查了一下确定当天当周当月都不是什么音乐节,看来音乐发烧算是欧登塞的一个特色吧。走出中心城区,外围则更具北欧风情,简约又有设计感的现代建筑搭配着高对比的纯色调(图一、三、四),行人变得极少,径直穿过宽阔的马路,耳边只有风声和鸟鸣(图二、六)。再说到吃的,丹麦的食物没有什么特别的推荐,不过吃饭的去处有个推荐,经实践,特别发现丹麦每个城市都有一两处“街边大排档”,在欧登塞我们也按照惯例google了odense street food,只有一家,叫Storm Pakhus,是这次去的几个城市里最好的一家大排档(图八),里面有各国特色小吃,价格也相对便宜。位置在刚出市中心,中央火车站的北边一点。此外,欧登塞往南三十多公里还有一处庄园城堡叫恩斯戈夫(Egeskov)。它是欧洲保护最好的岛上城堡之一,除了城堡内大量的壁画、文物收藏,外围还有精美的园艺和娱乐设施,非常适合亲子游,庄园里有汽车博物馆、露天迷宫、高空索道、还有在花园里挡路的孔雀,可以让孩子高高兴兴玩上一整天。欧登塞是安徒生的故乡。安徒生故居所在的那个街区,后来经过重建依然保持着十九世纪初的样子,现在多了纪念品商店、博物馆,还多了络绎不绝的各国游客。来到欧登塞,也是为了看看这个童话诞生的地方。

红塵雨PHOTO:

木彡贝勒·LoFoTo:

【带着吾儿去旅行】看不尽的碧海丹霞 · 苏梅岛 II

从比翼双飞的模式毕业,从此多了个小拖油瓶。带着娃旅行自然受限,不过虽然没玩成四轮越野,也没能扬帆出海去周边那几个漂亮离岛潜水,天天陪着儿子混吃混喝吃饱睡觉也蛮开心。

我记得抱着你在天蒙蒙亮时看见几个僧侣从沙滩上走过,大口呼吸别人不曾感受的海风;也记得太阳下落后沙滩上那挖沙子的小小身影和远方归来的渔船组成一幅不需修饰就能感受到满满幸福的简单画面。对于这片海,说了再见后只有怀念,因为,这里记载了吾儿最真实的模样。

 

个人旅行公众号:蹄印

微博/图虫/微信:@木彡贝勒

白云飞:

大维:


渔舟灯影

 

红霞逐日染江天,七彩凌波惬意然。几点渔舟摇玉镜,数行水鹭戏云间。疏林影落幽山静,秋韵声随晚笛欢。莫叹韶光倚鹤去,夕阳艳丽照征鞍。位于中国最西南端的广西东兴市,生活着一群比较奇特的民族 -- 京族。京族人沿海而居,人人都是捕鱼高手。现如今,京族人仍流传着一种特殊的捕捞海虾的方式,就是其独特的虾灯诱虾。渔民用虾笼、支柱、拦网在海面上排成错落有致的几何队列,夕阳西下,划着小船点亮虾笼中的油灯,开始诱捕海虾,一夜过后,次日清晨,渔民们再划船熄灯收笼捕虾。浅浅线条,盏盏虾灯,点点灯火,摇曳生辉,美妙、静谧的画面油然而生。

 

图:大维

拍摄地:广西东兴万尾岛

拍摄时间:2018年8月


旅行精选:

ccm'请叫我小超人·LoFoTo:

但尼丁大教堂集「9图」划重点!
新西兰但尼丁市,一颗飘摇在南太平洋上的明珠,在这有着新西兰最古老的哥特风格大教堂,也有着佛兰德文艺复兴建筑风格的古老火车站。在这你能感受到的是,是岁月沉淀的文明和精致到奢华的古建筑。

沙海驼铃:

经典收藏馆:

不跑调儿:

生活

黄山市休宁县祖源村,大山深处的一座古村,一对老夫妇,吃完午饭后,坐在自家门口的石阶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默默地注视着来往的游客。这就是他们一天的生活,或许是他们一辈子的生活。

沙海驼铃:

云朵@家园:

红塵雨PHOTO:

摄影师陶羽:

布鲁日:in Bruges, in a dream.

 @LOFTER摄影   @一起旅行 

位于比利时西北角的布鲁日(Bruges),是一座古老而美丽的水城。“Bruges”是很多桥的意思,这座城市的名字就来源于密集河道上一座座别致的石拱桥。布鲁日有着悠久的历史,它起源于公元一世纪建立的军事要塞,十二至十五世纪是欧洲重要的商业中心,后来航运经济衰落,又于二十世纪重新兴起了工商业和旅游业。如今的布鲁日市区内水巷交错、烟柳画桥,古式房舍鳞次栉比,被称为“北方的威尼斯”,这里的建筑其实不像威尼斯那样陈旧,所以要叫作“南方的阿姆斯特丹”也是合适的。布鲁日的老城中心可以看到中世纪的广场、皇宫、教堂、医院和邮政大楼,其余的沿河小阁楼则大多于十九世纪仿照中世纪样式维修或补建。布鲁日的夏天,游客络绎不绝,不少人甚至会评价这里人满为患,其实只要不是旅游旺季(我们到这里时是四月中旬),布鲁日小城是相当安静惬意的。最后引用《In Bruges》里的一句台词来表达人们初到布鲁日的感受:I know I'm awake but it feels like I'm in a dream.

沙海驼铃:

经典收藏馆:

Jan:

晨曦中的松赞林寺,晨雾伴随着寺庙的煨桑,雾气升腾,云雾潦绕,让这座古老的寺庙更显神秘色彩。

经典收藏馆:

红塵雨PHOTO:

摄影精选:

TodyHu:

在一切的视觉印象中,深邃的天空和感情最为接近,无论你看得见或者看不见,我们就在这同一片夜空下。

📍南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