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微凉~

走过路过,没想错过

澍先生:

藏区的城,大多围绕寺庙而建。江孜古城,古老民居围绕着的是白居寺,日落时分,寺庙中的万佛塔显得格外神圣,夏日的阳光与雨水滋养着这片高原。另外,图1和图2,同一位置,谁好?

灵感视窗:

摄影师陶羽:

欧登塞:童话诞生的地方


欧登塞(Odense)是丹麦第三大城市,也是我在丹麦最喜欢的一个城市。表面上,市中心依旧是标准的欧洲老城区配置:广场、市政厅、教堂、剧院、老房子,略显平淡。实际上却是非常热闹有趣。欧登塞市中心的热闹不是那种游客多的热闹,游客和当地人走在街头是能分辨出来的,这里有一种家家户户在茶余饭后都出来聚在广场上聊天的气氛。市中心有很多音乐演奏,有的还用了高分贝扩音器,走出几条街道才感觉声音渐小,但是很快就又有其他演奏声加了进来。当时下午看到市政厅外面在搭有布光的舞台,晚上回来路过,就席地而坐看了一会儿,听起来像是黑金音乐的表演(图七)。除了市政厅这里,路上还遇到一处人特别多的地方,观察了一下发现也是某公园音乐会。一连两天在欧登塞市中心听到各种音乐演奏,就特意上网查了一下确定当天当周当月都不是什么音乐节,看来音乐发烧算是欧登塞的一个特色吧。走出中心城区,外围则更具北欧风情,简约又有设计感的现代建筑搭配着高对比的纯色调(图一、三、四),行人变得极少,径直穿过宽阔的马路,耳边只有风声和鸟鸣(图二、六)。再说到吃的,丹麦的食物没有什么特别的推荐,不过吃饭的去处有个推荐,经实践,特别发现丹麦每个城市都有一两处“街边大排档”,在欧登塞我们也按照惯例google了odense street food,只有一家,叫Storm Pakhus,是这次去的几个城市里最好的一家大排档(图八),里面有各国特色小吃,价格也相对便宜。位置在刚出市中心,中央火车站的北边一点。此外,欧登塞往南三十多公里还有一处庄园城堡叫恩斯戈夫(Egeskov)。它是欧洲保护最好的岛上城堡之一,除了城堡内大量的壁画、文物收藏,外围还有精美的园艺和娱乐设施,非常适合亲子游,庄园里有汽车博物馆、露天迷宫、高空索道、还有在花园里挡路的孔雀,可以让孩子高高兴兴玩上一整天。欧登塞是安徒生的故乡。安徒生故居所在的那个街区,后来经过重建依然保持着十九世纪初的样子,现在多了纪念品商店、博物馆,还多了络绎不绝的各国游客。来到欧登塞,也是为了看看这个童话诞生的地方。

旅行精选:

ccm'请叫我小超人·LoFoTo:

但尼丁大教堂集「9图」划重点!
新西兰但尼丁市,一颗飘摇在南太平洋上的明珠,在这有着新西兰最古老的哥特风格大教堂,也有着佛兰德文艺复兴建筑风格的古老火车站。在这你能感受到的是,是岁月沉淀的文明和精致到奢华的古建筑。

沙海驼铃:

云朵@家园:

红塵雨PHOTO:

摄影师陶羽:

布鲁日:in Bruges, in a dream.

 @LOFTER摄影   @一起旅行 

位于比利时西北角的布鲁日(Bruges),是一座古老而美丽的水城。“Bruges”是很多桥的意思,这座城市的名字就来源于密集河道上一座座别致的石拱桥。布鲁日有着悠久的历史,它起源于公元一世纪建立的军事要塞,十二至十五世纪是欧洲重要的商业中心,后来航运经济衰落,又于二十世纪重新兴起了工商业和旅游业。如今的布鲁日市区内水巷交错、烟柳画桥,古式房舍鳞次栉比,被称为“北方的威尼斯”,这里的建筑其实不像威尼斯那样陈旧,所以要叫作“南方的阿姆斯特丹”也是合适的。布鲁日的老城中心可以看到中世纪的广场、皇宫、教堂、医院和邮政大楼,其余的沿河小阁楼则大多于十九世纪仿照中世纪样式维修或补建。布鲁日的夏天,游客络绎不绝,不少人甚至会评价这里人满为患,其实只要不是旅游旺季(我们到这里时是四月中旬),布鲁日小城是相当安静惬意的。最后引用《In Bruges》里的一句台词来表达人们初到布鲁日的感受:I know I'm awake but it feels like I'm in a dream.

_大面_Fanto:

彩虹马


我们正在驱车去斯里雅兰瀑布的1号公路上,公路两边一边下雨一边阳光明媚,公路边的马园上空一道彩虹慢慢显现出来,不一会又隐隐约约出现了双彩虹,我们停下车拿起相机兴奋地冲向这里按起了快门,空气通透到令人窒息,这种场景好像是我以前做梦才能梦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