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微凉~

走过路过,没想错过

沙海驼铃:

John Fan:

我们冒着小雨上巴塔哥尼亚营地。 哪知登到半山腰,小雨已经变成了大雪。 狂风围着山林打转,早已辨不清风向。 负重在雪里行走八公里,勉强走到营地,顾不上休息,便又去拍摄雪中的秋色。 经过两天风雪的摧残,秋色已经衰竭了不少,但是风雪仍旧抹不尽残留的秋意。 我架起脚架,对准树林前一颗孤零零的大树。 树根下的泥土都已经被常年的狂风逐渐吹去,但它还是拒绝倒下。 我在随着一阵阵狂风不停地按下快门。 终于我捕捉到了一个决定性瞬间,所有的雪飘动的方向都像是被这颗树干吸了过去。


微雨燕双飞:

红塵雨PHOTO:

silent:

Hiro_午饭饭:

この駅がこの先も変わらないように。

这台奥巴不知道做过多少次道具了,实乃装逼神器,这两百块太值。曾经想过花五六千搞台x100t做道具,现在想来真是naive。

@赫萝Taiga

旅行精选:

零下273度de开封府尹Ω·LoFoTo:

上海,繁华背后-2015.12 Ⅱ:通向旧时光(4)

——某图背后的历史:原华成烟草公司总经理陈楚湘的豪宅。陈楚湘是老上海烟草业之巨头。父亲陈文鉴原是兴业烟厂的创办人。1924年,陈楚湘继承父业,创办华成烟厂,为常务董事兼总经理。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国人热心提倡国货,华成烟厂出品的“金鼠牌”香烟销量直线上升,同年10月又生产“美丽牌”香烟,成为上海滩的名牌香烟。

John Fan:

苏格兰有着地狱般的天气。我在山头冒着不停歇的寒风和无休止的阴雨,等了四个早晨,只等来十秒钟的辉煌。这片刻便是天堂。

摄影精选:

John Fan:

在海边拍夜景。 大雾,无功而返。 车快到旅馆时, 公路塌方,路给封了。 不得不翻山越岭绕路回去。 正为这半夜里三小时的山路发愁。 眼前柳暗花明,是平生少见的奇景。